千古诗文地 锦绣潇湘源


永州,这座经历了二千一百多年历史洗礼的古城,是一座生生不息的汉唐名郡,是贯通南北承载东西的楚粤通衢,是湖湘文化的重要发源地,是一座文香四溢的山水绿城。2016年12月,永州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成功,成为继长沙(1982年批复)、岳阳(1994年批复)、凤凰(2001年批复)之后,湖南第4座、全国第131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。

永州零陵  一地两名

永州,古称“零陵”。零陵之名,得来甚久。据北京大学《中国古代史教学参考图集》,我国共有夏代以前的古地名34个,零陵为其中之一。

早在远古时期,先民就已在零陵这片沃土上聚居耕作。四千多年前,司马迁曾在《史记 五帝本纪》中记载,“舜,南巡狩,崩于苍梧之野,葬于江南九疑,是为零陵。”

公元前217年,秦始皇为征服岭南修建了著名的灵渠,与秦军修建的“峤道”一起组成了水陆运输大通道,自此,零陵一跃成为中原通往岭南的水陆交通要冲。

公元前124年,西汉长沙王之子刘贤在今零陵垒土建城,置泉陵侯国。

东汉时期,零陵郡治由零陵县迁至泉陵;隋代建永州总管府,零陵得“永州“之名。

从此,永州、零陵,成为这座城市交替使用的标签。


潇湘之源  源来零陵

欧阳修在《咏零陵》中曾写“城郭恰临潇水上”,城郭即是古零陵城。

潇水发源于九嶷山三分石,自南奔注入零陵城,绕城而淌,是零陵的母亲河,也是湖南人的母亲河——湘江的正源。它经过九湾十八滩,在萍岛与湘江另一支流湘水汇合。在“潇湘”还没有像今天泛指湖南大地之前,“潇湘”既是一个地理域名,也是一个文化域名,具体的指向多是在零陵萍岛。萍岛过去曾设潇湘祠和湘口馆,柳宗元曾写《湘口馆潇湘二水所汇》诗,详尽记录了岛上风光,潇湘祠和湘口馆,是潇湘所处地理位置的佐证。



时光雕琢  风情古城

纵使零陵地名与地域在2000多年朝代更替中不断变动,但主城区并没有迁徙离开,整体格局亦没有被破坏与改变。

零陵原古城区建于潇水东岸,东、西两山夹潇水,形成重叠回环、山环水抱的“山、水、城”格局。古城区的整体格局,在宋代之时已基本成型,至清代末年,城内有12街18巷25坊,总面积136.6公顷,有城墙长达9华里,城门7座。城内有正大街、北进街、后街、府正街、新街、文星街和鼓楼街,沿潇水东岸、东山山麓分布众多民居、店铺,共同形成两条城内大街和无数条纵横交错的街区小巷。

城内古建筑有府衙、县署、府学宫、县学宫、濂溪书院、群玉书院、萍洲书院、潇湘楼、钟楼、鼓楼、镇永楼和回龙塔,建有寺、庙、庵、堂19座。

如今,我们仍能踏上石板路,看到极富湘南民大特色的建筑元素,青砖黛瓦、花格门窗、跳马墙等。曾经林立的店铺,成群的商贾,甚至沿街柔柔的叫卖声,就在眼前,就在耳边。



诗画潇湘  人文璀璨

欧阳修《咏零陵》盛赞“画图曾识零陵郡,今日方知画不如”。零陵自古即有“锦绣潇湘”、“画图潇湘”的雅称。而零陵风景更盛处,是璀璨夺目的人文。

从舜帝到黄盖、元结、怀素、柳宗元、周敦颐、李达、陶铸、唐智生,每一页都撰写着古城的传记;

从盘王祭祀到谷源地、瑶族长鼓、女书文化、碑林、祁剧,每一页都上演着时光在古城的流转;

从九嶷山到舜皇山、萍洲、朝阳岩、潇湘融汇、愚溪,每一页都张扬着古城的无数风光胜境;

从零陵楼到柳子街、柳子庙、周敦颐故里、女书园、萍洲书院、盘王殿、文庙,每一页都镌刻着古城的风骨人情……

零陵是一本读不完的书,一本引人穷尽想象力的人文大书。


悠久的历史在古老的永州沉淀下无数记忆。永州坚持把保护历史文化遗产、延续千年古城风貌,作为保护历史文化名城的工作目标。为了给历史文化留下足够的延续和发展空间,市委市政府大胆决策,于1997年将行政中心从古城零陵搬迁到新城冷水滩。一系列保护措施的推进中,零陵这座千年古城虽经风霜磨砺,却古风古韵犹在。这就是零陵,让历史传承在血脉中,让城市融入大自然!